中国航天梦起飞的地方!南方 探访酒泉卫星发射中心

  发布日期:  2019-12-01 10:07:44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以甘肃省酒泉市命名,但基地实际上横跨甘肃和内蒙古,位于贺兰山以西、祁连山以北的巴丹吉林沙漠腹地。因为20世纪60年代与北京进行远程通信的密码是“东风”,也被称为“东风航天城”。

位于沙漠的中心,气候条件是可以想象的。冬季最低气温为零下34℃,夏季地表温度可达60℃,年平均降水量仅为40毫米。“天上没有鸟,地上没有草,春天风吹沙,风吹石头跑”是这个地方的真实写照。

然而,正是在这片被称为生命禁区的沙漠里,中国建造了中国第一座太空飞行火箭发射塔。时间就像风一样,夹带着沙砾,打磨着钢塔上的所有油漆,打磨出中国航天工业和中国航天人员的铮铮铁骨和巨大成就。太空里程碑在这里一个接一个地建立起来。

1970年,举世闻名的“长征”火箭家族“长子”,长征一号火箭,首次在这里发射,将东方红一号人造地球卫星送入预定轨道,标志着中国成为继苏联、美国、法国和日本之后第五个用国产火箭发射国产卫星的国家。

2003年,中国第一艘载人飞船在这里发射,搭载宇航员杨利伟进入太空。中国成为第三个掌握载人航天技术的国家。

近年来,天宫二号、神舟十一号、墨子号(世界上第一颗量子科学实验卫星)、悟空号(第一颗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和颜回号(第一颗硬x光调制望远镜卫星)在这里成功发射...现在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已经成为高密度空间发射的理想圣地和中国航天工业的“精神里程碑”。

在新中国成立70周年之际,南方日报的记者们走进戈壁沙漠深处的这个太空地标,寻找属于共和国的“太空密码”。

过去的戈壁如今已经变成了绿洲。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位于戈壁深处,距离酒泉市最近的两个城市额济纳旗只有3个小时的车程。

一路行驶,笔直的道路两侧只有孤立的岩石、巨石和骆驼刺的戈壁沙漠。沿路的电线杆伸向天空,散发着无法形容的孤独。荒凉是这里最突出的地理特征。

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几乎是这片荒地上唯一的绿色。一排排胡杨拱门守卫着黄沙的边缘,抵御沙尘暴的入侵,形成了这个由弱水河流淤积而成的小绿洲。基地入口处,岩石上刻着几个强大的字:东风航天城。

走进大门,穿过两旁都是杨树的小径,整个太空城市的景象令人惊叹:宽阔的街道,整洁的建筑,淡紫色在弱水河边的公园里摇曳,这让人们暂时忘记了它仍然位于沙漠深处。航天城有学校、医院、商场、微信支付、网上购物甚至自行车共享。这是一个现代化的小镇,让太空旅行者能够安居乐业。

在航天城的历史展厅中,还描述了航天城建立的最初场景:“蓝天用作床,扎营室建在黑河边上,三块石头用作烹饪锅,野菜和盐用作干粮”。凭借无畏的革命精神,第一代建筑者奇迹般地用最简单的工具在戈壁沙漠建造了一座城市。

1957年10月4日,人类历史上第一颗人造地球卫星升到离莫斯科2000公里的哈萨克沙漠丘拉坦的苏联拜科努尔秘密基地的发射场。当时,中国仍处于经济建设的初级阶段,一切都需要做。对于那些还没有足够食物和衣服的中国人来说,踏入太空似乎是一个遥远的幻想。

然而,几个月后,1958年5月17日,在武昌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八次全国代表大会第二次会议上,毛泽东满怀豪情地向代表们宣布:“我们还将建造人造卫星!”与此同时,成千上万的建筑部队和科研人员已经深入戈壁沙漠开始密集的建设。

东方红卫星发射场位于远离航天城主体的沙漠深处。一座深色发射塔孤零零地矗立在灰黄色调的戈壁沙漠上。旁边的纪念碑写着:东方红卫星在哪里升起。

发射塔已经有将近50年的历史了。现在它不再执行发射任务,而只是作为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在气候极度干燥的沙漠中,几十年的侵蚀也在发射塔框架上留下了斑驳的痕迹。

在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由于通信技术的落后,操作员的指挥室建在发射塔旁边的地面上。今天,道路两旁的建筑物,如发射监控室和观察哨,布满了厚厚的灰尘,经历了许多沧桑,但仍然生机勃勃。

“触摸”、“射击”、“点火”和“起飞”...1970年4月24日21时35分,随着倒计时,酒泉卫星发射场经营者胡石祥用力按下点火开关。发射塔上的第一级火箭的四个引擎喷出橙色火焰,划破夜空。“东方红一号”在“长征一号”的升力下慢慢升起,飞得越来越快,直到它最终到达天空。

那天晚上,无数中国人在收音机里听到了“东方是红色”的歌曲,这标志着中国的声音第一次在浩瀚的宇宙中响起。周恩来总理在当晚会见外宾时自豪地宣布:“这是中国人民的胜利!”

每天从头开始。

载人航天发射场比“东方红”年轻得多。42岁的起重技师史创峰告诉记者,20多年前,当他和他的同事在这里种下第一棵树时,这里仍然是一片荒地。

到达载人航天发射场,最引人注目的是93米高的垂直装配和测试工厂。在这里,在航天器、卫星和火箭组装和测试后,它们通过专用铁路轨道被运送到1公里外的发射塔。在这种熟悉的背景下,亿万中国人在电视前目睹了中国的载人航天飞行。

1992年,中央政府决定实施载人航天计划,并确定了中国载人航天计划的“三步走”发展战略。自从该决定于当年9月21日实施以来,载人航天计划也被命名为921计划。

中国载人航天工程是中国航天史上规模最大的工程,系统组成最复杂,技术难度最高,安全可靠性要求最高。它由八个主要系统组成,包括宇航员、空间应用、载人飞船、运载火箭、发射场、测控通信、着陆点和空间实验室。每一个环节都涉及气体分配、通讯、吊装和供电等诸多环节,稍有疏忽就可能导致发射任务失败。

“发射火箭是一项国家任务。我经常告诉年轻人要实现人和机器的统一。”作为载人航天发射中心的第一批吊装作业人员,史创峰参加了所有的“神舟”飞船发射任务。在离地面近100米的地方操作起重机,用24米长的运载火箭停靠载人飞船,并将其垂直装配在移动发射平台上是不容易的。为了训练精确对位吊装的能力,史创峰和他的同事们带着啤酒瓶进行了练习——从通过悬挂焊条插入啤酒瓶的研究开始,将焊条绑在挂钩上,然后从高空准确地插入地面直径只有1cm的啤酒瓶中。现在他可以像自己一样自由地悬挂筷子、倒红酒和挥动鹤的铁臂。

1999年11月,中国第一艘无人驾驶试验飞船神舟一号在酒泉起飞,并在内蒙古中部的回收地点成功着陆。经过从“神2”到“神4”的几次试验,载人航天的条件基本成熟。

2003年10月15日,中国自主研发的神舟五号载人飞船从中国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升空。宇航员杨利伟成为一名进入太空的中国人。在接下来的十年左右,中国载人航天计划进入了一个大踏步的时代:多日飞行、太空行走、交会对接、太空教学、太空加油、中期停留...此前的所有发射都成功完成了预期目标,这与东风航天人的精神是分不开的,东风航天人“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解决关键问题,特别能做出贡献”

“多想想天堂,少想想在镜头前。”类似的标语在太空城市随处可见。尽管宇航员的名字已经家喻户晓,但幕后的宇航员还是一如既往地低调而简单。

何建军负责酒泉卫星发射中心发射试验站的供气。在航天发射过程中,火箭燃料的助燃和卫星姿态的调整离不开空气、氧气和氮气等特殊气体的帮助。作为供气技术人员,必须严格生产各种特种气体,并仔细检查航天发射中使用的气体,以确保酒泉航天发射场特种气体的安全高效。"所以我每天都提醒自己,一切都是从零开始的."何建军说道。

在太空城市,这种思维已经渗透到每个宇航员的日常工作中。每次发射任务后,首先要做的是思考和总结问题。无论信用有多大,都不能自满。一个人必须用平和的心态来代替新的使命。然而,对他们来说,每次发射任务的结果所带来的自豪感也是不可磨灭的。“我仍然记得神武下水的那一天。虽然每个人都忙了很多天,但每个人都兴奋得无法休息。我认为我不能亲自参与这个里程碑。”

"在酒泉呆八年只是一段短暂的旅程."

离载人航天发射场几公里远的地方是东风革命烈士陵园,松树和柏树在这里永存。在寂静的墓地里,700多块墓碑排成庄严的军事纵队,默默地讲述着每个宇航员的故事。

1992年,聂荣臻元帅离开了人世。共和国元帅曾四次来到太空城,为“两颗炸弹和一颗星星”奠定基础,他选择被埋葬在他被自己的梦想深深打动的土地上。但是埋葬在这里的是航天城的普通建筑者和科研工作者。他们中的一些人在全盛时期在这里献出了生命,另一些人在多年后去世前告诉家人:“请把我的骨灰送回戈壁沙漠。”

墓地里还有一排特殊的墓碑,上面只有“烈士墓”的字样。这九座无名烈士墓代表九名铁血战士。1958年,他们在距离这里200多公里的夏河青香建造发射中心铁路时死去。直到2013年,当地村民才找到发射中心来解释当时几名烈士的死因,但他们的名字却找不到。“死在戈壁沙漠,葬在青山之巅”,这是第一代太空人最响亮、最悲壮、最英勇的誓言。

每年,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在这里扎根,成为航天工业建设中的一支生力军。在他们的身体里,严格、细致、务实和愿意工作的宇航员的素质得到了延续和继承。

新严昆是发射中心的通信技术员。这位热爱阅读的90后男孩在八年前大学毕业时选择投身于戈壁沙漠。“起初,我感到相当困惑。我刚刚毕业,这里的一切都需要重新练习。但是慢慢地,太空人特有的自信和成熟让我逐渐长大。”辛严昆说,“现在基地正在建设一个低温发射场,升级通讯技术势在必行。我还有很多要学。”

神舟十一号和天宫二号的发射是辛严昆第一次坐在指挥大厅前,体验发射的全过程。当时,中秋节快到了,他在繁忙的考试任务之间给他远在山东的父母打电话:“爸爸,妈妈,中秋节我不会回家吃月饼。请在电视上看我。”

配电技术员蒋梁海告诉记者,他的儿子已经在航天城生活了四年,现在正在航天城的一所学校学习。“他平时最喜欢去的地方是太空历史展览馆。我会让我周末带他去看。”江梁海说,虽然他的儿子只有六岁,但他已经怀着很高的期望想成为一名“太空人”。

“当我第一次来到这个沙漠戈壁的时候,我觉得很难坚持下去,但是经过长时间的停留,我逐渐喜欢上了它。”江梁海说:“我很荣幸能参与这个国家的历史进程。每次太空发射都会让我们的心膨胀,我们永远看不到足够的东西。站在中国太空飞行的源头,我期待着未来的更多探索。”

天宫一号和天宫二号的成功发射表明,中国已经有能力建设一个初步的空间实验室,即一个短期无人值守的空间实验室。大约在2020年,中国的载人航天计划将完成建造永久性空间站的三步飞跃。在更远的将来,会有载人登月计划和火星探索计划……对于像新严昆和江梁海这样的年轻宇航员来说,深空探索才刚刚开始。

酒泉,这个地方的名字,据说起源于一个浪漫的传说:在汉武帝时期在这里打败匈奴后,霍去病把皇家的酒倒进了泉水,供士兵们自由饮用。因为汉武开疆拓土,丝绸之路第一次建立,中国文化的脉络从这里向西延伸到世界。

太空城市的到来给了这段浪漫史一个更宏伟的理由。几代太空旅行者不顾名利,不怕牺牲,在戈壁沙漠白手起家建立了中国的航天工业。这是一个“牺牲自己的野心和敢于为新的一天改变太阳和月亮”的英雄行为。这片戈壁曾经见证了中华民族在世界上的崛起,必将见证她探索宇宙,走向群星之海。

[规划]姚颜勇、陈峰、赵晓娜

[统筹]王腾和徐勉

[记者]吴洋、欧楚新、王腾

[记者]郑伟杰朗曼海

[摄影]约翰尼

[编辑]何志浩、王陶俊

[实习生]陆波、彭伊丽刘文杰

[作家]王腾-范;约翰尼;徐勉;吴洋;Ouchuxin

[消息来源]南方新闻传媒集团南方客户南方No。~业主不。~每日新闻所有者不。~技术可见性

江苏十一选五投注 江西快三开奖结果 500万彩票网 OG视讯 辽宁十一选五